欢迎来到星沙新闻网!客服热线:0731-86885555

春游橘子洲

发表时间:2023-05-06 10:04:07 来源:星沙新闻网 作者: 编辑:吴家齐

◎雷克龙

我所见到过的江心小岛,模样相差无几,无非大小不一。我家住沅江边,江中有一洲静卧,名曰草鞋洲,也是个有故事的所在。

年少初识橘洲,如一更大号“草鞋”。洲两头参差着几户灰黑木质农家,东头腮边藏一小码头。两条小舟一条侧倚低矮的水泥墩,另一条离岸几米水上轻漂,拴着着粗而黝黑的铁链,小舟不知是用来打鱼的还是轮流渡人的。码头旁,从水里长出一条窄窄的黄泥小径(远看像条黄绸子),朝着岛上曲折攀爬。隔江可见,树、草、棘、花,高高低低,影影绰绰,或弯腰,或匍匐,或直耸,又或随风轻颤。由此不难猜测,岛上应是泥泞杂乱,更深处可能鲜有人至。

求学于一师范时,一路车坐得勤,从学校去火车站必定经过江边。隔着车窗,橘洲之雄伟尽收眼底,一次都不曾落下。据闻鸟瞰橘洲,虎踞龙蟠,像一艘巨型航母,蔚为壮观,遗憾的是无法跃起亲览。那几年,印象最深的就是元旦、五一等节日时,邀三五同学,夜游湘江风光带,观花沾草,信步汀兰,时间差不多了就“隔岸观火”——赏烟花。那烟火,有的呲溜串串,有的中心开花,有的星星点点,有的排列成字句,有的绽放似画卷,水面再复制一遍,和着花炮的巨响和人们的惊呼,好似千军万马奔腾而来,然后全都直冲云霄,许久才消散。我们视线内一片亮白,心怦怦直跳,张大嘴巴大喊大叫,已然记不得是昼还是夜了。那时候,青春的张力尽显。

后妻归子来,假期携侣而游,乘着地铁第一次踏上了神往已久的橘洲土地(却是尽被地板砖铺满)。橘子洲已建设成长沙有名景区,打卡好去处。岛上建筑颇多,亭阁廊桥,溪洼沟畦,仿佛棋子一般被下棋人小心翼翼地重新规整,进而错落有致了。曾经的木屋和小码头似上节课黑板上的板书,早已被擦得干干净净。

孩子边走边转圈,不停地问这是什么花,那是什么树,遇到台阶就爬,瞅着斜坡就下。她如果喊累,就用路边烤串、棉花糖、彩灯手链、兔耳小帽对付,要不就抱一抱,背一背。于是心里开始小小的抱怨:主席雕像为何不建得离车站近一点。

终于到达雕像前,巨石雕琢的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像栩栩如生,英姿飒爽。女人孩童,摆好姿势,拍照留念,然后发朋友圈;老少爷们,有的懵懵懂懂,有的意气风发(吹风捋发),有的栏前伫立,凝神瞻仰。细细一观,主席剑眉星目,嘴角似有弧度。好个风流人物。

千秋功炳在,几世盛名扬。

今与斜阳立,身长影亦长。

前日学校组织春游,赶着两个晴日之间的雨天成行,七点出发,十点多抵达,一下车,雨水故意增多。卖雨具的大姐们如老蜜蜂嗅到花香,嗡嗡迎了上来。

“买把伞吗,不要被雨淋感冒了!”

“别淋湿了,现在年轻觉得没事,老了会得风湿……”

“毛主席说过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”

“买雨衣吗?一杯奶茶钱而已。”

心里不觉厌烦,大姐对咱们真是关怀备至。在长沙,奶茶的价钱加“而已”做后缀对于节俭的人来说好像并不妥帖。

或许是时间紧迫,又或者是雨越下越大,师生们都行色匆匆,步子也越来越快,但无人畏难半途返回,哪管花红柳绿、曲径通幽,只顾低头避雨,使劲向前,仿佛古时尽职尽责的信使,又像急着去见久未当面的挚友。见上一面后,比“V”,拍照,匆匆离去,回去做美篇。一次春游,被孩子们当成作业完成了。

家乡的草鞋洲,十多年前被挖成了鞋垫,又像剪乱的边角料,野树、野草、野鸟、虫儿当做乐园。橘子洲,建设得越来越好,名气越来越大,游客日渐增多。

现如今,不少景点走向雷同,走向市侩,愿橘子洲在岁月的浸润下,别具风致,如一坛陈酿,愈久弥香。


标签: 
举报电话:0731-868855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