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星沙新闻网!客服热线:0731-86885555

蔷薇

发表时间:2023-05-06 10:05:17 来源:星沙新闻网 作者: 编辑:吴家齐

◎周思思

最近一个礼拜,被扑面而来的蔷薇熏迷了眼。植物园的蔷薇、行道上的蔷薇、但问园的蔷薇、新做的花架蔷薇、乡村里攀缘在树上的野蔷薇,它们欣欣然开着,空气里也弥漫着爱的味道。

相机里的花朵多是月季,间或玫瑰,但我还是喜欢把它们唤作蔷薇。蔷薇,《本草经》作“墙藤”。据李时珍说,因其“草蔓柔靡,依墙攀援而生,故名蔷薇。”与君初相识,便是那如瀑布般开在山野河畔的野蔷薇。仿佛在每一个春天,在这一缕缕花香,童年的回忆就能涌出,夹杂着母亲的叮咛和田埂上奔跑的身影。折下一枝新生的竹枝,拔掉嫩芽,就能露出一节中空的位置,再摘下一朵粉红的单瓣野蔷薇,插在上面,不一会儿便会有一枝竹节花产生,这便是儿时艺术的启蒙。

后来,花店里那些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深深地吸引了我,就像一束可遇而不可求的爱情,充盈我的少女时代。高中毕业后的几个月,我会去恳求店长,让我免费打工,只为和这些花儿朝夕相处。剪开网兜,再放在花筒里醒花几个小时,每一片花瓣都在奋力舒展,力求能展现它的美,等一有缘人,赋予它情感,开在另一个人的眼眸里。

如今,蔷薇随处可见,品类繁多:有朱蔷薇、荷花蔷薇、刺梅堆、五色蔷薇、黄蔷薇、淡黄蔷薇、鹅黄蔷薇、白蔷薇,又鹅黑者、肉红者、粉红者、四出者、重瓣厚叠者、长沙千叶者……真是琳琅满目,美不胜收。初见的欢喜,年少的爱慕都已远去,取而代之的是如老友般的重逢之喜。我知道,在一场清明雨过后,它们便会缀满枝头,衣着华丽赴我们的春天之约,而后在每一个温暖的日子,季节性地奉献它的美。

开到荼靡花事了,人间再无可芬芳。荼靡亦是蔷薇。《红楼梦》中十二钗抽取花名签的时候,麝月抽到的是荼靡花,叫“韶华胜极”。古人往往接受不了盛极过后的惨淡。世间的美好与绚烂,又怎能永久保存?将一朵玫瑰定格成永生花,哪还有乍见之欢?不如,在遇见彼此的时候,珍惜相处的每一寸时光,纵然心有猛虎,也要细嗅蔷薇。


标签: 
举报电话:0731-86885555